澳门赌场官网 > 古代言情小说 > 邪王独宠二萌妃
本书标签: 古代言情  女强  幽默     

第三百二十七章:轩辕辰滚出来

邪王独宠二萌妃

澳门赌场官网 www.smtgo.com 与此同时,与他们相对的另一个方向。

晴念雪白娘子,这都午后了,姑奶奶的坐骨神经都坐痛了,连新郎官的头发丝都没有看到。

晴念雪这距离明日大婚只有七个时辰了,你说,明天是办我一个人的婚礼好呢?还是办你的葬礼好呢?

晴念雪趴在轿塌上,双脚朝天,手里捏着白泽的七寸,若有所思后,语气森森的说道。

白娘子那个,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啊,凡事好商量不是吗?姑奶奶你还是先放了我吧!

白泽的蛇头都皱成了苦瓜脸,扭着蛇躯求饶道。那模样怎么看怎么滑稽。

晴念雪你都叫姑奶奶了,这就说明了我不是君子,所以呢!呵呵,我还是不能放,就这样吧!直到你找到了我的新郎官为止。

白泽闻言,瞬间就生无可恋了,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耷拉着,犹如死蛇一般。

一阵风吹过,轿帘掀起,赶着马车的阿储余光正好瞥见这一幕,竟无声的笑了。

心下幸灾乐祸的想着:‘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恶人自有恶人磨??!’。

白娘子嗞嘶……

白泽听到阿储的心声,立时在他背后龇牙咧嘴,并狠狠地瞪了阿储一眼,同时用密语传音以示警告:

白娘子阿储小弟,恶人自有恶人磨是吧!要不,等本小爷脱离魔爪之后,再来磨磨你?

阿储呵呵,您实在是太客气了,这就不必了,您一个享受就够了。

阿储被白泽的话吓到了,连连摇头服软道。跟他一个上古神兽斗,那不是找虐吗?

白娘子哼。

白娘子听着阿储那没出息的话,即时冷哼一声,便继续耷拉着他的脑袋。

阿储见此,全身心的干着他马夫的活计。

而晴念雪则是趴在轿塌上闭目养神,对于白泽和阿储的小剧场她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沐子夜咦?那车夫怎么是一个小孩子???

沐子夜所驾的马车与阿储所驾的马车对立而行,沐子夜看着对面马车的车夫是小孩子时,惊讶住了。

殊不知,他眼中的“小孩子”是他的几世加起来也够不到的年龄。

辰王子夜,怎么了?

轩辕辰隐约听到沐子夜的嘀咕声,出声问道。

沐子夜哦,没事,只是对面行驶而来的马车,那上面的车夫是一个小孩子,这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??!

沐子夜没有见过阿储,自然也不知道他是晴念雪的人,更加不知道晴念雪就在对面的那辆马车里。

伴随着沐子夜的音落,便没了下文。

看在晴念雪那边。

白娘子阿,阿储小弟,等等等等,马车停一下。

马车里,白泽犹如被打了鸡血的一样,瞬间大力的扭动他的蛇躯,无比激动对阿储喊道。

阿储吁……

阿储还是第一次见白泽这样,居然都激动得说话都结巴了,虽然不明所以,但还是拉住了马儿,制止它前行。

阿储怎么了?

马儿稳住后,他扭过身子,挑起轿帘看向白泽问道。

而晴念雪也是一脸疑中的看着白泽。

白娘子味道,药包的味道。

白娘子继续激动的说道。

‘呜呜呜,太好了,本小爷终于要脱离苦海了?!?/p>

晴念雪你是说……你闻到了轩辕辰身上的药香味?

晴念雪秒懂白泽的意思,瞬间大喜的说道。

白娘子嗯嗯。

蛇头点如捣蒜。

阿储闻言,也摒神静气的吸了吸空气,立时附和道:

阿储真的有,而且这味道越来越浓烈了,看来我们离辰王的距离越来越近了。

阿储脸上的欣喜若狂怎么掩也掩不住。

‘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,这两日又是骑马又是驾马车当车夫的,我真的是受够了?!?/p>

晴念雪如此看来,他人应该就在这附近。

说着,晴念雪就钻出来了马车,而这时,沐子夜驾着马车刚好从晴念雪的眼前跑过。

晴念雪那个是……沐子夜。

看着一闪而过的马车,眼尖的她也捕捉到那马车上的车夫正是沐子夜所扮。

晴念雪阿储,快,快驾车,追上前面那辆马车。

晴念雪急得不得了,她好不容易寻到了与轩辕辰有关的蛛丝马迹,可不能就这样又遛没了。

只见她简单粗暴的把阿储一把拽到车马板子上,(驾驶座)还不待阿储坐好,她又指着沐子夜驾的马车急急地说道。

阿储主子,你追他做甚呀?

阿储好不容易才坐稳,一脸懵逼的问道。

晴念雪叫你追你追便是,哪那么多废话。

晴念雪真的是急红了眼,第一次对阿储说话如此野蛮霸道。

阿储好好好,我追,你自个坐稳了。

见晴念雪急得眼泪都要掉了,阿储即时一扬马鞭,马儿嘶鸣一声,风驰电掣一般冲了出去。

因为惯性力,晴念雪蹲着的身子向后一倒,头刚好撞到了马车架上。

虽然很痛,但她并不甚在意,只是随意的揉了揉便稳住身形,坐在了阿储的身旁。

继续对阿储催促道:

晴念雪阿储,在快一些,姑奶奶的幸福就靠你了,成败与否在此一举了。

晴念雪拍了拍阿储的肩膀,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阿储你的意思是说……辰王就在前面的那辆马车里?

经晴念雪那么一说,阿储就明白了她为何这么急了。

晴念雪闻言,点了点头,算是给了阿储的回应,然,她眼睛却始终不从那马车身上离开,仿佛只要她一眨眼的功夫,那马车就会从她面前消失一般。

几分钟的功夫,阿储终于追上了沐子夜,并两辆马车并立而行。

沐子夜 小屁孩,怎么是你?

看着跟自己并列而行的马车,沐子夜看清楚上面的人,惊讶出声。

当然,阿储旁边,女扮男装的晴念雪自然而然的就被他给忽略掉了。

‘小屁孩?你叫我老祖宗都是不够的?!?/p>

阿储不满沐子夜的说辞,立时心里腹诽道。

腹诽归腹诽,他并不打算怼回去,因为马上就有看戏看了,他就乐得看好戏呢!

才这么想的时候,他身边的晴念雪顿时黑着一张脸,对马车怒吼道:

晴念雪 轩辕辰,你给姑奶奶滚出来!

上一章 第三百二十六章:南宫太子不必客气 邪王独宠二萌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八章:别伤了自己的眼睛
?